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迷你QDII频频“烧钱抬门面”避免“肥水流入外人田”?

时间:03-25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20

迷你QDII频频“烧钱抬门面”避免“肥水流入外人田”?

图虫创意/供图 周靖宇/制图证券时报记者 安仲文部分基金公司在迷你QDII产品上的奢华配置,徒增成本却无实质效果。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与一些公募将A股迷你基金给予“新兵”练手不同,尽管许多公募QDII产品体量迷你、规模增长潜力弱,但是在基金经理人选、数量和境外投顾岗位的配置上,却反差性地给予了顶配,而这种顶配带来的业绩贡献却远逊于市场预期。考虑到基金管理费包含公募基金自身的管理费和境外投资顾问的投资顾问费(如有)两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这种顶配更多是与公募股权结构中外资机构的利益诉求有关,而产品规模较大的内资型QDII往往因本身可产生丰厚的管理费,在境外投资顾问岗位上进行了避免“肥水流入外人田”的设置。迷你QDII反向顶配根据浦银安盛全球智能科技QDII披露的信息,这只主打海外市场投资的产品,去年四季度基金资产净值曾连续超过60个工作日低于5000万元,截至去年末产品规模也仅有不足7000万元。尽管该QDII在规模上对基金公司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但其获得的管理人才配置却不可小觑。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浦银安盛全球智能科技QDII采用双基金经理管理模式,其中一名基金经理是拥有22年投资经验的俞瑾,另一名基金经理则是来自国外,后者拥有24年的股票投资经验。不仅如此,该QDII基金还聘用了3名境外投资顾问,包括2名拥有14年投资经验的行业专家以及一名拥有25年全球股票投资经验的市场高手。“2名基金经理+3名境外投资顾问”的五人组高配,对于规模不足7000万元的迷你产品浦银安盛全球智能科技QDII而言,确实是投入和产出似乎不成正比。根据披露的信息显示,该产品2022年的管理费收入仅有51万元,2023年上半年也仅为37万元。这意味着,该产品所收取的管理费用,完全不足以覆盖“五人组”的人力成本。在迷你QDII产品的岗位配置上尽显豪华,似乎已成为行业的普遍现象。规模只有5700万元的建信新兴市场优选QDII,情况也与浦银安盛全球智能科技QDII相似。该基金的管理配置,除了安排分别拥有18年、11年投资经验的两名基金经理,同时还聘任了两名境外投资顾问,后者也拥有最少14年的全球股票投资经验。不过,这种高成本的配置更像是赔本赚吆喝。根据最近一个完整年度的管理费用数据,建信新兴市场优选QDII 2022年的管理费只有26万元,2023年上半年也只有34万元。此外,已经聘请3名资深基金经理共同管理的交银施罗德环球精选QDII,在2023年四季报中还披露聘任了施罗德集团的一名外籍基金经理作为境外投资顾问。截至去年末,该QDII的资产规模不足8000万元。“到底是‘烧钱抬门面’?还是立足于长远布局?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更像是‘烧钱抬门面’。QDII基金聘请外方投顾,本意是为了借鉴外方投顾良好的风控等经验,投资者最终看重的还是实实在在的业绩回报。”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如此表示。高成本投入未见好业绩规模本已迷你的公募QDII,仍不吝增聘境外投资顾问,高额的人力投入带来了好业绩吗?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2023年2月开始在QDII基金经理之外增设境外投资顾问的海富通中国海外QDII,当年净值亏损幅度为13%,2024年以来仍未见盈利,最近一年的累计亏损已超12%。去年2月8日,海富通基金发布公告称,为了向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决定自2023年2月8日起聘请法国巴黎资产管理亚洲有限公司担任海富通中国海外QDII的境外投资顾问,并报中国证监会备案。根据此前提示,自2023年11月16日至2023年12月31日,海富通中国海外QDII已连续32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自2022年9月成立以来就聘请境外投资顾问的大成中国优势QDII,累计亏损已达到11.62%,2023年度的亏损甚至高达19.58%。根据该QDII披露的境外投资顾问信息,其聘请的境外投顾人员多达3名。截至目前,大成基金旗下的这只QDII已仅剩约2000万元的资产规模。显然,聘任境外投资顾问并不一定能为迷你QDII带来好的业绩,一定程度上反而推高了人力成本。根据有关规定,基金的管理费包含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费和境外投资顾问的投资顾问费(如有)两部分,其中境外投资顾问的投资顾问费在境外投资顾问与基金管理人签订的《顾问协议》中进行约定。当QDII产品业绩表现欠佳,多出的境外投资顾问费用不仅给公募基金公司带来更高的运营成本,同时也加大了基金产品和持有人的负担。相比之下,在去年四季报中强调“未聘请境外投资顾问”的天弘全球高端制造QDII,截至目前的年内累计收益率已达到19.75%,位居全部公募QDII产品第一名。此外,没有聘请境外投资顾问且只安排一位基金经理进行管理的嘉实美国成长QDII,2023年收益率为38.84%,2024年至今则以14.17%的收益挤进全部QDII产品前四强。更为典型的,则是李耀柱单独管理的广发全球精选QDII,该产品以66.08%的业绩夺取2023年全市场公募冠军。在只有一名基金经理管理且无聘任境外投资顾问的情况下,该QDII产品今年再次进入全市场公募的业绩前列,目前以16.23%的年内收益排名公募QDII第三。内资基金避免肥水外流规模与利益,是影响公募QDII是否聘请境外投资顾问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基金公司外资方股东的利益诉求。“规模较大的QDII一般不会聘请境外投资顾问,聘任境外投资顾问的大多也是外资主导型的公募,内资基金公司则对此类操作兴趣不大。”深圳地区某公募基金的一位海外投资负责人认为,如果产品规模比较大,聘请境外投资机构实际上相当于将非常可观的管理费与境外投资机构进行分享,而境外投资顾问对产品的业绩贡献也并不像预期中那么大。随着基金公司对本土人才的培养以及对海外上市公司研究的深入,聘请境外投资顾问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成本,但却未必能带来显著的业绩贡献。上述人士进一步指出,为QDII产品设置境外投资顾问岗位,大多与基金公司股东方中外资机构的利益诉求有关,这将涉及QDII产品带来的利益分成。内资公募尤其是旗下QDII产品规模较大的基金公司,往往避免“肥水流入外人田”。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包括广发全球精选、南方全球精选、易方达亚洲基金等在内,基金公司旗下规模较大的QDII产品均由本土基金经理管理,且基金经理岗位均只有一人,更无境外投资顾问岗位的设置。以广发全球精选QDII产品为例,考虑到该QDII的业绩和资产规模快速崛起,没有为该产品聘任境外投资顾问,也为广发基金与QDII持有人节省了极大的一笔资金。根据广发全球精选QDII资产规模与管理费收入之间的关系,该产品在2021年的管理费收入约为8300万元,2022年管理费收入为4400万元,2023年的资产规模大幅度超越2022年并高度接近2021年的顶峰规模,据此推测广发全球精选QDII在2023年的管理费收入或在7000万至8000万元之间。境外投资顾问收取的费用,实际上正是来自基金资产,并以纳入基金管理费的形式出现。因此,上述单只QDII产品高达8000万元的管理费收入,若在此前聘请了境外投资顾问,则意味着基金公司将巨额利益与境外投资机构拱手分享,也必然增加基金持有人的费用成本。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